五、埃及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一)1949年之前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中国和埃及同为人类文明的发祥地,很早就在经济、贸易、文化、科技、宗教等方面进行了广泛而密切的交流。考古发现,早在公元在公元前11世纪,中国的丝绸就经中亚、西亚,辗转运抵埃及。

 

但由于路途遥远,交通落后,中埃两国只建立起间接的交往关系。埃及人利用西南季风从红海起锚,直航印度,运回珍贵稀有的中国货。当时消费中国货是埃及上流社会的一种时尚。中国丝绸深受埃及人的青睐,据说,埃及艳后克列奥巴特拉就穿过中国的丝绸。

 

根据3世纪中叶鱼豢在《魏略》中的介绍,中埃直接经济交往可能开始于二三世纪之交(一说公元1世纪),中国人沿丝绸之路到达安息西界的安谷(希拉附近)后,分水陆两路前往埃及。通过丝绸之路,大约公元2世纪,埃及的玻璃制品也开始流入中国。

 

阿拉伯帝国形成后,阿拉伯人基本上控制了自古以来沟通东西方经济贸易的陆上和海上路线,尤其是横跨印度洋的海上贸易。作为阿拉伯帝国的行省,埃及与中国开展广泛而深入的直接交往。越来越多的埃及人到中国经商、传教,其足迹遍布中国的广、泉、扬、杭诸州。他们贩运各种香料、宝石、珍珠、象牙等到中国出售,然后把中国的丝绸、瓷器、宝剑、麝香、肉桂等运回埃及,进而转销到欧洲,牟取暴利。从12世纪起,法蒂玛王朝经济繁荣,交通发达,埃及的转口贸易趋于鼎盛。亚历山大港经常停泊着许多来自欧洲、非洲各地的商船,贩运中国的瓷器、丝绸、香料等商品。

 

中国瓷器是继丝绸之后,又一个令埃及人叹为观止的杰作。埃及人称瓷器为“西尼”,意为“中国的”。唐代海路畅通,瓷器远销海外,大约9世纪传入埃及。

 

《伊本·白图泰游记》里记述了元朝政府对外贸的组织和对外商的管理,形成了“元时回回遍天下”的局面。埃及人就在“回回”之列,在与中国的经济交往中起了重要作用。经济实力强大的埃及卡里米商团,在红海到印度洋有几百艘商船,其商业网已经扩展到中国的南部。

 

明朝,中国海外交通日益发达,东南沿海地区手工业和商业趋于繁荣。指南针的发明,造船技术的进步,航路的开辟以及航海经验的积累都为航海事业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中国海船可远航到埃及。这一时期以民间往来为主体的海外贸易,也出现了广阔的前景。

 

中国的四大发明是中国科学技术对世界文明作出的巨大贡献,而埃及人在四大文明的传播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将它们传到欧洲。

 

(二)1949年后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1950年,中埃之间就有民间贸易往来,贸易额为313万美元。1953年4月,埃及委托商人昆地访华,达成中国购买埃及棉花的协议,当年双方贸易额达104万美元,其中中国出口63万美元,进口977万美元。1955年4月万隆会议期间,中埃开始商谈两国贸易问题,于8月签订了两国政府之间第一个为期三年的贸易协定。

 

1955年8月,埃及工商部部长穆罕默德·努赛尔率贸易代表团访华,双方签订了贸易协定及议定书。据此,中国将在继1954年和1955年从埃及进口3637万美元棉花和棉纱之后,1956年再购买1000万英镑埃棉,其中现汇支付590万英镑。当时,西方大国因埃及坚持反帝、反殖、维护民族独立主权而大量减少购买埃及棉花,使埃棉严重滞销的情况下,这笔贸易对埃及是一种巨大支持。

 

1956年初,中、埃互设商务代表处,同时中国在开罗举办大观模商品展览会。

 

1958年12月,双方签订第二个政府间二年贸易协定和支付协定。1959年,两国贸易额达5783万美元,比1956年的3 773万美元增长53%。60年代中埃贸易继续发展,但贸易额波动较大。1965年两国贸易额为7752万美元,1969年急剧降至2646万美元。主要原因是埃及经历了“六·五”战争,中国从1966年起开始文化大革命,两国经济发展都出现严重问题。

 

70年代后期,两国贸易关系重新加强。1977年3月双方签订了两个易货贸易换函。1979年双方贸易达到了1.2592亿美元。

 

从1985年起,两国开始把记账贸易改为现汇贸易。但由于双方有关外贸公司一时不能适应,以及中国进口埃棉锐减、国际油价下跌等因素的影响,导致中埃贸易额大幅度下降,1985年降至4427万美元。后经双方共同努力,情况迅速好转,1986、1981两年连续增长,1988年达到1.65亿美元。

 

90年代是中埃贸易大发展时期。1992年6月,两国成立经贸混合委员会,并举行了首次会议。1995年3月和1996年10月,中埃经贸混合委员会举第二、第三届会议,两个会议纪要都认为中埃贸易尚有潜力,应在互利平等基础上进一步扩大贸易和合作领域。1996年中埃贸易额达到4.0792亿美元,1998年进一步增到6.07亿美元。埃及成为中国在非洲最大贸易伙伴之一。

 

(三)21世纪以来中埃经贸关系

 

2003年中埃双边贸易总额首次突破10亿美元,此后呈现快速增长态势。2012年在埃及对外经贸合作领域中,中国取代了美国成为埃及第一大贸易伙伴与第一大进口来源国。截止2013年,中埃双边贸易进出口总额突破100亿美元大关。中埃进出口总额在十年间增长了10倍,可以说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在中东北非国家中,埃及已成为对华最大贸易国。从双边进出口商品类别来看,埃及对中国出口以石化产品与工业原料为主,而中国对埃及出口则以工业制成品为主,双边经贸有一定互补性。值得注意的是,在双边贸易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中国对埃及的出口贸易始终占双边贸易的绝对优势地位。埃及对中国的工业制成品的需求不断增加,而中国对埃及的进口主要集中在石化初级产品方面,双边贸易存在着一定的不平衡性。

 

2014年塞西总统上台,12月,中埃关系从“战略伙伴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建立,标志着中埃关系发展进入新的历史阶段。此后,双边经贸合作进一步扩大,2015年双边进出口总额高达128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自中埃双边建成“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以来,中埃贸易总体上保持在百亿美元左右。但2016年双边进出口总额出现6年来首次下滑,究其原因主要受到埃及实行进口注册制与中国进口由原油转向天然气的结构性调整的影响。为平衡对埃贸易,中国在减少对埃商品出口总量的同时增加进口商品占比,这说明中国政府积极调整了对埃及的经贸战略。

 

据中国海关统计,2018年1-12月,中国与埃及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138.68亿美元,比上年同期(下同)增长27.63%。其中,中国对埃及出口120.34亿美元,增长26.2%。中国自埃及进口18.34亿美元,增长37.84%。中国与埃及的贸易顺差102亿美元,增长24.32%。

 

虽然两国贸易平衡明显地倾向了中国,但是埃及出口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埃及对华出口创纪录地从2016年的2.55亿美元,在2017年达到4.08亿美元,增长了60%;到2018年达到近6.7986亿美元,其中埃及农产品出口涨势明显。

 

在双边进出口贸易总额增加的同时,中国对埃及的直接投资不断扩大。据商务部统计,2005-2009年间,中国对埃及直接投资年均增长率超过30%。金融危机以前,在埃及的外来投资国中,中国的投资排名并不太高,仅排名第22位。而后,中国对埃及的投资不断增长,即使经历了全球金融危机与“阿拉伯之春”事件,中国对埃及的投资一直保持良好发展的态势,对埃及的直接投资总量增幅明显。埃及作为中国在中东的重要合作伙伴,中国对埃及一直保持高度重视。但中国对埃及的投资多用于石化项目的建设上,对埃及的农业与基础设施的投资明显不足,投资项目显得单一,缺乏综合性。

 

2014年,塞西总统访华,两国领导人提出了中埃产能合作的建议。随后,2015年中埃产能合作工作组代表团访问了埃及,双边签署了能源合作的框架协议。

 

随着双边经贸磋商的不断拓展,中国企业加大了对埃及能源领域的投入。据商务部公布的 2017 年中国在埃及重点投资企业的 8 家企业中,有 4 家从事油气资源的开发与工业区的建设与管理。随着中国对石化污染的控制力度上升,双边的天然气贸易发展迅速,未来中埃双方在天然气领域合作具有巨大的潜力。

 

工程承包领域亦是双边经贸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诸多工程建设项目中,最令人瞩目的便是中国承接苏伊士运河经济开发区的石化项目和埃及新首都中央商务区建设项目。2017年10月11日,埃及政府在新首都会议中心举行了隆重的启动仪式,双方共同签署了埃及新首都中央商务区项目总承包合同,合同金额30亿美元该项目将打造非洲第一高楼以及办公社区、高档公寓、高档酒店等多个市政建筑。2018年9月2日,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与埃及东部油气公司签署了埃及苏伊士炼油及石化厂总价值61亿美元的订单,该项目的签订是中埃能源合作不断深化的表现。中国承接埃及工程建设,是“中国速度”助力埃及经济建设的体现。

 

wlgbcbh

2018年3月18日上午,埃及新行政首都中央商务区(CBD)项目举行开工仪式。埃及总理谢里夫·伊斯梅尔和中国驻埃及大使宋爱国为项目奠基,谢里夫总理砌下了第一块代表项目正式启动的基石。

 

2014年塞西总统执政伊始,便致力于恢复社会秩序与改善经贸环境。但由于剧变所引起的动乱影响过大,而军方只是暂时稳定了局势,埃及社会仍处于“亚健康状态”,人口、失业、通货膨胀等问题还十分严重。由于社会局势不稳,埃及政府近年来多次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埃及政治局势的动荡将严重影响了外国对埃及的经贸投资。

 

(四)与中国签订的经贸协订

 

1994年4月,中埃两国政府签署了《投资保护协定》。

 

1997年8月,两国政府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阿拉伯埃及共和国政府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2000年1月1日起执行。

 

1997年10月,两国政府签订了《经济技术互利合作意向书》,鼓励和推动中方企业来埃及举办合资合作项目。

 

1999年,中国农业部与埃及农业农垦部签订了《农业合作议定书》。2001年5月,两国政府签署了《中埃植物检疫协议》。

 

2002年1月23日,两国政府签署了《关于在石油领域开展合作的框架协议》。

 

2002年1月23日,两国政府签署了《和平利用核能协议》,以加强放射技术在医疗及其他民用技术方面的合作。

 

2002年4月,两国政府签署了《动物检疫及动物卫生合作协议》。

 

2004年1月29日,两国政府签署《关于中埃双方加强在埃及苏伊士湾西北经济区投资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2009年11月,两国政府签订《海关行政互助协定》。

 

2014年12月,两国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关于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

 

2015年9月,两国签署《中埃产能合作框架协议》。

 

2016年1月,两国签署《关于加强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五年实施纲要》、《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关于苏伊士经贸合作区的协定》、《中国商务部与埃及航空部关于开展区域航空合作的谅解备忘录》;11月,两国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与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农业和土地开垦部关于埃及鲜食葡萄输华植物检疫要求的议定书》;12月,两国央行签署为期3年的总额180亿元人民币的货币互换协议。

 

点击进入:六、埃及与“一带一路”的关系